图片 1

图片 2

我国互联网平台上仍存在大量烟草营销信息,且多使用软性植入,隐蔽性强,主要传播对象直指女性和青少年群体。

近日,北京疾控中心发布2018年中国互联网影响数据监测结果,青少年用户众多、监管相对缺位的互联网平台,成为烟草营销的重灾区。在一些以“发现美好生活”为口号的“种草”性质的生活方式分享APP中,也出现了大量针对女性的烟草营销信息。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仅在“小红书”一款APP上,与“烟”相关的营销信息就多达9万余条,这些信息多以“测评”“种草”等软文的方式展开,吸引了大量读者关注。(4月16日《北京青年报》)

16日,北京青年报刊发《小红书APP现9.5万篇涉烟软文》,引发社会关注。尽管国家明令禁止,但互联网烟草广告仍大量存在且更加隐蔽。其中,仅小红书一款APP上,就出现了9.5万篇涉烟类的“种草”软文。小红书就报道中所提到的问题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反对任何形式传播烟草,并已经下线了所有提及烟草的笔记。(4月17日《北京青年报》)

15日,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公布了与北京大学新媒体研究院社会化媒体研究中心合作开展的2018年中国互联网烟草营销数据监测,显示这个令人不安的结果。

戒烟于烟民个体而言,是个难题;控烟对公共卫生来说,也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政府持续发力。令人欣慰的是,国家采取了多项措施,比如影视作品中出现吸烟镜头;比如不允许烟草企业从事慈善宣传;比如在《广告法》中增设禁烟条款,为烟草广告亮红灯等等。目前,控烟禁烟也取得了一些成效。

众所周知,新修订的广告法,对烟草广告作出严格的限制:利用广播、电影、电视、报纸、期刊、图书、音像制品、电子出版物、移动通信网络、互联网等大众传播媒介和形式发布或变相发布烟草广告,一律被禁止。可见,小红书APP出现9.5万篇涉烟软文,属于变相发布烟草广告,显然在广告法禁止之列。经媒体曝光后,小红书全面下线涉烟草软文,是在依法整改。然而,连小红书也在变相发布烟草广告,再次暴露出了我国控烟短板。

图片 3

然而,烟草企业不甘坐以待毙,他们必然总想方设法地刷存在感,通过各种不直接冲突法规的渠道推销、推介香烟,从而钻法律法规的空子。毕竟,烟草企业背后是巨额的利润。不让烟草做广告宣传,不让烟草企业代言,不让吸烟镜头出现在影视作品中,他们也有办法,烟草企业想到了“小红书”。

年年喊控烟,岁岁控烟难。尽管《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在中国已生效多年,但因为至今仍无一部专门的控烟法律,导致控烟之路举步维艰,全民吸烟率居高不下。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吸烟者已达到3.16亿,占全世界吸烟总人口的三分之一,这一数字甚至超过了美国的人口总数。同时,中国二手烟受害者已高达7.4亿。在我国,每年有100多万人死于吸烟相关疾病。由于吸烟危害的滞后性,预计到2030年,每年将因此致死200万人,占死亡总数的33%。

“小红书”上的烟草营销信息。截图:高珊珊

用户在APP上通过文字、图片、视频笔记的分享,记录自己使用商品的体验和感受,从而发现“美好生活”。这被网友称之为“种草”。后来,这个平台的广告宣传价值逐渐被商家发现,成为商家推销商品的一个网络宣传阵地。记者调查发现,仅在“小红书”一款APP上,与“烟”相关的营销信息就多达9万余条,这些信息多以“测评”“种草”等软文的方式展开,吸引了大量读者关注。

不可否认,中国除了是世界上烟草产销最大国外,还是控烟力量最为薄弱的国家。青少年不仅可以很容易地获得卷烟制品,而且身边永远不乏示范者和怂恿者。调查显示,我国吸烟人口呈低龄化,青少年吸烟率上升,全国15岁至19岁青少年吸烟人数有900万,尝试吸烟人数不下1800万。世界卫生组织预见,中国目前20岁以下青少年与儿童,将有2亿变成吸烟者,其中至少有5000万人将因吸烟而早逝。青少年过早涉足烟草,烟草广告的诱惑与警示标识的爱昧是罪魁祸首。而“涉烟草软文”,实际上是一种隐形烟草广告,对青少年造成极大误导。

烟草代理商销售信息最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