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10年前,因盲目追求经济效益,洞庭湖区各市县大量引种杨树,湿地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10年后,市场供求关系的变化使湖区杨树“盛极而衰”,种植面积开始大幅萎缩。
作为维系整个长江生态系统平衡的重要一环,素有“长江之肾”之称的洞庭湖湿地为这场延宕十年“种树风波”付出了巨大代价,也折射出湖区谋求经济发展和生态保护平衡的艰难探索。
记者日前在洞庭湖区益阳、岳阳、常德三地调研时了解到,“杨树风波”对湖区造成的影响至今仍在延续“鱼米之乡”面临的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两难困境也远未得到解决。
全民种树变砍树杨树经济陷入困境
2004年至2005年左右,洞庭湖区经历了一轮大规模的杨树种植“杨树经济”盛极一时。近3年来,湖区杨树进入砍伐期,但很多地方砍伐杨树后却没有种上新树苗,或者改种其他树种。
益阳市沅江的杨树种植面积位居全市第一,在沅江目平湖南村附近的湖洲上,绵延数公里的杨树望不到尽头,沟渠边甚至农田里曾经种植了大量杨树。当地村民告诉记者,2008年之前有一半的农户都在种植杨树,现在垸内的杨树已经砍得差不多了,农民不愿意再新种杨树。
事实上,就在10年前,杨树产业被洞庭湖区益阳、常德、岳阳视作重要产业甚至是支柱产业。
据益阳市林业局总工程师杨立华介绍,当时湖南省规划洞庭洞区种植杨树面积为500万亩,经过2004年至2006年三年发展,仅益阳市的杨树面积就达到200多万亩。
然而,约10年轮伐期的杨树还没有成材,其经济效益就开始急速下滑。益阳森华林业董事长何运才说,1996至1997年中高密纤维板每立方价格能卖到3800元,现在只有2100元。2008年金融危机以前,种杨树的人多少赚了一点钱,之后就一直没有复苏,20%至30%的杨树被砍掉后没有更新种植。
如今,杨树产业在从洞庭湖区各市县的经济发展规划中已经难觅踪迹。
掠夺式开发难为继倒逼发展思路转变
洞庭湖杨树由种到砍,除了经济效益减少,背后还有重要的“生态逻辑”。烟波浩渺的洞庭湖素有“长江之肾”之称,百万亩杨树吞噬“长江之肾”作为一个生态现象近年来日益引起重视,这也改变着杨树的种植格局。
早在2005年大规模种植杨树之时,记者看到“种杨风”已刮到了自然保护区内,甚至连保护区核心区也难幸免。大量的洲滩荒地被承包出去种植杨树,岳阳市东洞庭湖水域团洲、北湖等地,杨树已向湖深处“挺进”1200米以上。
洞庭湖区域经济发展研究会首席专家李跃龙认为,杨树对湖区生态的影响反映在多个方面:第一,河洲、滩涂大片开发种杨树,湿地生态景观被改变;第二,有的杨树种到了河中间,洪道被侵占,有的向洞庭湖中心挺进,形成新的围湖造田,湖区容积缩减;第三是过分扩张导致一些良田里也种上了杨树。
近年来,随着生态意识的觉醒,地方政府和百姓开始重新认知杨树。2013年10月开始,西洞庭湖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对辖区内种植的杨树进行大规模清理,提出力争5年内清除核心区内杨树林4万亩左右,推沟平埂,逐步恢复退化湿地。
南县林业局局长周建国说,现在多种植乡土树、阔叶树,营造更加绿化、美化的人居环境。
走出“经济洼地”生态发展仍待政策给力
记者了解到,洞庭湖区作为全国重要的粮棉油产区,农业比重大,工业化和城镇化水平不高,从过去的鱼米之乡、富庶之地变为了现在发展较慢、相对贫困的地区。近期,国务院正式批复《洞庭湖生态经济区规划》,鱼米之乡更加重视生态环境,但也亟待走出经济洼地,实现绿色赶超。
???激励机制:湖区绿色考核应增加比重。益阳市委书记魏旋君认为,欠发达地区不是不要考核,而是要科学协调可持续,树立正确的绩效观。益阳市的经济增速在全省排名靠后,但农林牧渔增速常年保持第一名,同时为可持续发展做出了贡献。对于这些生态保护好的地区,应该要有更高的评价和更多的激励。
???政策支持:加大生态补偿和建设投入。湖区各界人士呼吁,应该加快推进洞庭湖生态经济区建设,在生态建设、产业发展等方面制定具体支持政策,同时建立健全对湿地保护的生态补偿机制,扩大湿地生态效益补偿范围,提高补偿标准。
民盟湖南省委的报告建议,在湖南省内可将洞庭湖区确立为“生态保护特区”,每年按照全省G
D P的一定比例优先保障该“特区”生态建设的资金需求,并将其常态化。
???内生动力:真正打响生态绿色经济牌。李跃龙认为,湖区要结合洞庭湖流域的特色物质,从生态的角度考虑产业链,重点发展现代农业、新型工业、生态旅游业、现代物流业等环境友好型产业,真正打响“生态牌”是有希望的。
此外,发展生态绿色经济时,应该吸取杨树产业的经验教训,更好地让市场发挥作用。
;&&

作为“鱼米之乡”的洞庭湖,近年来却也面临着“水窝子缺水”的尴尬。当然,不只是缺水,还存在水环境污染等诸多问题。

湖南日报记者 孙敏坚

2014年4月,呼吁多年的《洞庭湖生态经济区规划》获批,横跨湖南、湖北两省33个县,面积6.05万平方公里。

“湖广熟,天下足”。作为“鱼米之乡”的洞庭湖,近年来却也面临着“水窝子没水喝”的尴尬。

毫无疑问,将“洞庭湖生态经济区”上升到国家层面,其目的就是为了解决出现的问题,促进该区域的健康发展。

近日,王群、戴海蓉、罗祖亮等部分在湘全国人大代表联名建议,从国家层面完善政策和机制,用生态补偿保卫洞庭湖的碧波。

规划批准近两年来,成效如何及面临哪些瓶颈?两会期间,《民生周刊》记者采访了多位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3月中旬,记者再次奔赴洞庭湖实地调研。

治疗“水之殇”,设立洞庭湖生态经济区

图片 2

洞庭湖位于湖南北部、长江荆江段以南,是我国第二大淡水湖,区位优势独特,文化底蕴深厚,生态功能突出,是我国最重要的湿地生态系统之一,素有“鱼米之乡”和“天下粮仓”的美誉。

芦苇与芦笋

代表们以常德为例:常德境内有大小河流432条,湿地面积19.01万公顷,建有国家级湿地公园试点6处,其中西洞庭湖湿地被列入国际重要湿地名录,林地面积1097万亩、森林覆盖率达47.98%,拥有国家和省级自然保护区4个、自然保护小区25个、国家级森林公园6个、省级森林公园4个。

船行至南洞庭湖,成片的“草原”进入记者视线。等船靠近,上岸,与北方草原不同的是,这里是由芦苇组成。

洞庭天下水,是自然界的赐予,更需世人的呵护。代表们介绍,由于多年来不合理的开发利用,让一汪洞庭承受污染肆虐之痛,更让湖区百姓遭受环境恶化之苦。

随便采摘一根,层层剥开,酷似小竹笋。

2014年4月,呼吁多年的“洞庭湖生态经济区”获批,经济区横跨湖南、湖北两省5市33个县,面积6.05万平方公里,担负着长江流域生态安全、水安全和国家粮食安全的重大责任。洞庭湖区迎来新的发展春天。

当地人告诉记者,这是芦笋,是当地一道特色菜的原料。进一步了解到,不止于菜肴,芦笋为原料的食品、饮料等已投放市场,且赢得好评。

“八百里洞庭”生态补偿机制亟待完善

尽管当地有吃芦笋的习惯,但此前更多的是等着芦笋变芦苇,然后用于造纸。

根据洞庭湖生态经济区规划,到2020年,湖区枯水期生态水域面积力争恢复到约2000平方公里,水功能区水质达标率达到90%。

南洞庭湖区域的湖南益阳沅江,曾以造纸为主导产业,高峰时期大大小小的造纸企业上百家。

代表们介绍,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中央、省、市探索利用生态补偿机制来修复“八百里洞庭”。目前,洞庭湖区已先后在森林、草原、湿地、流域和水资源、矿产资源开发等领域启动了生态补偿相关工作,耕地及土壤生态补偿工作也于2014年启动。

这些企业在创造经济财富的同时破坏了生态环境,水质一度达到劣Ⅴ类。从2006年开始,当地开始大力整治。如今,绝大部分已经关停。

“近年来,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转移支付力度逐年加大,但在实践中仍存在生态补偿资金分配机制欠合理、奖励资金考核指标设置欠科学等问题。”

造纸企业关停了,曾经倚重它的沅江如何发展?还是要依靠当地的优势资源,即芦苇。不同的是,这次关注的是芦苇生长周期的前段,即芦笋。

代表们指出,生态补偿往往是注重环保项目、生态项目等“显性”资金扶持,而对于地方政府和居民因保护生态环境而付出的“隐性”成本则考虑得比较少。生态补偿标准也偏低,以森林补偿机制为例,中央财政设立了森林生态效益补偿基金,国有国家级公益林每亩每年补助10元,集体和个人所有的国家级公益林补偿标准是每亩17元,一亩地的补偿费用尚不足一根竹子的价值,即使加上造林补助、森林抚育补助等,平均每亩每年的补助也不超过300元,远低于森林的生态功能价值或种植其它经济作物收益,林农缺乏保护公益林的积极性。

沅江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杨美娜告诉记者,2014年2月,沅江市委、市政府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决定举全市之力,推进沅江芦笋产业化建设,实现芦笋由造纸原料到生态健康食品的转型升级。“如今,沅江芦笋产业已初具规模,发展前景十分乐观。”

代表们还指出,在国家层面,有关生态补偿的政策法规还不完善,生态补偿标准体系、生态服务价值评估核算体系、生态环境监测评估体系建设滞后,生态补偿标准等问题尚未取得共识,缺乏统一、权威的指标体系和测算方法,保护者和受益者之间也缺乏有效的协商平台和机制。

沅江市地处洞庭湖腹地,广袤的湖泊湿地孕育了极具特色的野生芦笋资源,全市芦笋生长面积45万亩,常年芦笋产量在14万吨左右,约占湖南全省芦笋产量的40%。

既要给政策,又要有约束

资料显示,2015年芦笋生产企业由2014年的6家增加到22家,固定资产投资由2014年的3500万元增加到2.4亿元,芦笋食品产量由2014年的5300吨增加到2.1万吨,综合产值由2014年的5亿元增加到15亿元,产品类型由2014年的8种增加到11种。

生态环境的公共品属性,决定了政府的财政投入是洞庭湖区生态补偿的主要渠道。因此,代表们建议,既要多给政策,又要建立法制约束。

据介绍,2016年,沅江力争全年深加工芦笋产品3万吨,实现综合产值22亿元,而更长远的目标则是实现百亿产业。

代表们说,可以按照“国家补偿机制为主、省里适当补偿为辅”的原则,在国家层面建立有利于洞庭湖生态保护和建设的财政转移支付制度,设立洞庭湖生态补偿专项基金,把因保护生态环境而造成的地方财政负担加重、发展机会减少,作为计算财政转移支付资金分配的一个重要因素。建议将洞庭湖区作为国家生态补偿的试点,在资金、政策、项目等方面给予适当倾斜,允许湖区政府在投融资、城镇化等方面先行先试,为建立全国性的生态补偿机制打开突破口。

不只是芦笋,近年来,沅江市着力打造以湿地旅游、生态宜居为特征的“生态水城”和洞庭湖生态经济区核心城市,强力推进生态保护与环境治理,洞庭湖区环境质量大为改善,洞庭湖水质由2006年的劣Ⅴ类改善至Ⅲ类。

代表们还建议,将洞庭湖区生态补偿纳入法制化轨道,增强生态补偿实施的长效性和约束性。要在对洞庭湖区现有法规、规章和规范性文件进行清理、修改、完善的基础上,按照“谁开发谁保护,谁破坏谁恢复,谁利用谁补偿”的原则,进一步明确洞庭湖生态补偿的基本原则、主要领域、补偿范围、补偿对象、资金来源、补偿标准、相关利益主体的权利义务、考核评估办法、责任追究等。

生态优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